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點錯了贊(節選)
        來源:2020年第6期《長江文藝·好小說》 | 作者:女 真  時間: 2020-07-02

        ?  學校放寒假,兒子回來了。忙,沒空搭理我。擺弄手機,躺床上手指頭不停劃拉,吃飯那點兒時間不放過,眼睛緊盯手里的長方形物件,臉上表情生動,投入得很。有一天晚飯,筷子幾次伸到兩只盤子中間,好像他媽精心烹制的黃花魚、醬牛肉、韭菜盒子,既不是主食也不是副食,無色無味,只是可有可無的擺設,而他的飯菜叫手機。念他千里迢迢剛回來的面子,我忍。忍了一天、兩天、三天……一周以后,忍無可忍,趁著三口人都在飯桌,有見證人,我準備跟他嚴肅認真談話。開場白是這樣的:“兒子,別以為考上985就萬事大吉,上大學只是人生一個階段的開始。有時間還是要認真讀書。開卷有益,我說的書不僅指你們學校的那些教科書……”兒子放下手機,詫異地看我,又瞅一眼他媽,認真地說:“爸,我在手機上看書,您別以為只有捧著書本才是讀書?!彼咽謾C遞到我面前,我掃了一眼內容,貌似跟《三國演義》有關,我看見了孫權、劉備的名字。兒子見我不吭氣,繼續說:“爸,不是我說您,您得跟上時代潮流,現在各種軟件這么方便,您怎么就不常用呢?譬如您如果是在有網絡的情況下給我打語音或者視頻,不存在長途話費的,省得您每次打電話總是講兩句就掛掉。您看我媽就三天兩頭跟我視頻?!?/p>

          這小子智商不低,《三國演義》沒白看,一句話把我媳婦拉到他陣營,讓我瞬間失去盟友。我撂下碗筷,回他一句:“我年紀大了,眼睛花?!碧咨嫌鸾q服,去北陵公園走路。兒子上大學以后,飯后通常我跟媳婦一起去公園走;兒子回來了,他媽跟兒子在一起沒完沒了嘚啵嘚,我落單了。邊走邊安慰自己,天下父親和兒子之間,多數大概都這樣,同性相斥。但兒子說我跟不上時代潮流,也不是沒一點道理。比如我到現在還不會在網上買火車、飛機票,沒叫過外賣,沒發過朋友圈是因為沒學、不會,也懶得向媳婦或者兒子或者別的什么人請教。我出門經常帶現金。至今不會打開共享單車,寧可自己多走幾步路。我的業余愛好是讀書,再就是看看電視轉播的體育比賽,除了中國足球,別的比賽都看,只要有輸贏。最愛的是籃球,CBA、NBA都成。家里另外兩口,兒子小時候跟我爭電視,他迷戀動畫片。媳婦曾經跟我爭電視,追看韓劇?,F在他們不跟我爭了,他們都看手機或者電腦,電視歸我一個人。媳婦日常用品大多網購,剛過去不久的雙十一,她像過年,買牛肉、蝦仁、百香果,家里天天來包裹,小區門口的豐巢,有一天她去了五次。兒子不跟我爭電視,他回來了只看手機。他說自己是在手機上看書,我懶得多說話。手機屏幕那么小,看書能得勁嗎?

          冬天黑得早,北陵公園里雖然仍有人鍛煉,比夏天的傍晚人還是少多了。一個人走路,好。誰都不認識,就是走……鍛煉身體唄。但我不可能永遠這么走下去不回家。變天,飄雪花了。雪花挺密,路面變白,開始滑起來。風冷颼颼的,打臉上疼。

          家里靜悄悄。媳婦在臥室,坐在電腦前,大概又在網上為兒子踅摸好吃的。當然,也許是在寫她的論文。兒子房門也沒關,我去衛生間洗手,經過他門口,看見他戴了耳機,手機仍舊在握。睡了還是沒睡呢?人呈“大”字躺著,老半天一動不動。

          懶得說他。

          捧本書看。言傳身教。正在看的一本書叫《大國的崩潰》,講蘇聯解體。書從圖書館借的,已經快到歸還的日子,得抓緊時間看??戳耸畮追昼?,眼睛累了?;ú换ㄋ氖甙?,我跟兒子說自己眼睛花了,不是為自己狡辯,是真事兒。四十七歲那年準時花的。原來聽說近視眼不花,我還以為自己能躲過,事實證明近視眼也花,花得比較尷尬,看遠、看近,需要的家伙什不一樣。圖省事,我看書時摘掉近視鏡。打開電視,今晚有CBA比賽??上?,我喜歡的功夫熊貓55號韓德君,受傷不在場上。喜歡他那股子憨得呼的勁兒,每次下場都給觀眾行禮,能看出來家教好。關掉電視躺下,卻睡不著。兒子上大學以后,媳婦跟我分居,說我呼嚕打得太響,影響她睡眠。兒子房間空下來,我睡了兒子的床。兒子回來了,媳婦跟我只住了三個晚上,攆我睡客廳沙發。她說已經不能忍受我的呼嚕,包括咬牙聲。我躺在沙發上,睡不著,也打開手機。誰不會呢,動動手指頭的事情。其實我也上網、進各種圈,只不過一般潛水,不發言,也不在別人發的朋友圈留言。最看不上那種一天發好幾次朋友圈的。曬孩子、曬美食、曬旅游……沒完沒了,就差直播上廁所了,分明是在表演,活給別人看的。

          這個晚上,我想再打開電視,又擔心聲音大了,影響媳婦和兒子睡覺。再說也沒什么想看的。那就還看手機。我好友三百多,被拉進去的群也不少。單位有工作群,出門開會也都臨時建群,老熟人或者新認識的說要加你好友,你怎么好意思拒絕?兒子說我跟不上潮流,我不服氣。點個贊、獻朵花,嘻嘻哈哈,誰不會?我發現我認識的幾個同齡人喜歡在晚上十點鐘以后發朋友圈。他們像我一樣睡不著嗎?幸福的睡眠似曾相識,不幸的睡眠各有各的不幸。都不容易。那就給他們都點個贊吧。手機字小,看不太清楚,管他們發的什么,點個贊表示我也在關注大家,點完贊關燈睡覺。

          周一上班,餐廳里異常冷清。準確地說,吃飯的只有我和老齊。這不正常。一般周一早餐人都很全。周一上午十有八九開會,不用特意通知,多少年的慣例。周二開始,下基層、去學習的多了,單位的餐廳,用餐人開始減少。而今天是周一。這確實不正常。一般情況下,我吃飯跟老齊不在一桌,他乙肝三陽,單位人都知道,吃飯盡量避著他。今天早晨特殊。我把餐盤端他對面,他有些意外,向我點下頭,小聲問我:“你也沒去?”

          我愣了一下,問他:“沒去哪兒?”

          他盯我看了至少5秒鐘,回我一句:“裝傻?”不再說話,低頭迅速把飯吃完,也不再跟我打招呼,端盤子走人。老齊還算講究,來餐廳吃飯總是自備餐具。他肯定知道別人忌諱跟他一桌吃飯。

          我不明白他什么意思。我確實不知道單位出了什么事情。

          這個上午沒開會。人陸續上來,我很快知道為什么早餐人少,也明白老齊為什么說我裝傻了——

          人事處長老陳,老娘沒了,今天早晨出殯?;閱始奕⑹敲舾惺?,雖然單位沒人正式通知,但大家基本都去參加了告別儀式,據說在家的幾個頭兒都去了。大家怎么知道消息的呢?老陳發了朋友圈,并沒明說老娘走了,但表達了自己的悲痛之情。平時單位上班考勤嚴格,開會不來,請假理由要當眾宣布。老陳最近兩次缺席單位周一例會,會議通報缺席情況,都講明他是請事假在醫院護理病危老母親,所以當他表達悲痛時,正常人應該馬上能夠猜測出了什么情況。只要有一個人從老陳嘴里問出時間、地點,很快大家就都知道了。老陳很少發朋友圈,偶爾露下頭,一般都是相關政策解讀,跟他工作有關的。他在朋友圈說什么了?打開手機往前翻,才發現我不但缺席了應該出席的場合,簡直可以說就是惹禍了——我在人家老陳的悲痛下面點了贊!單位那么多人,你居然頭一個點了贊!居—然—點—贊??!說實話,單位人,在朋友圈留言的并不多,不多幾個人,都是雙手合十在祈禱,也有人在說“保重身體”,例如老齊,只有你一個人在點贊,你是什么意思?!你這態度太惡劣了。人家老娘走了,你還點贊?!

          我不能原諒自己。

          三天或者五天出殯,是本地習俗。一定有人私下問過老陳,在底下互相交流了消息。周末休息兩天時間,交流這點信息,時間足夠。即使出差在外的,肯定也會另有辦法表達自己的哀思。退一萬步,說一句“節哀順變”總可以吧?這是人之常情。話說,你公然點了贊,別人當然能看出你的態度,誰還會愚蠢地問你去不去參加葬禮?

          我無法埋怨同事不跟自己通氣。

          我跟老陳,在人事處大聲爭執過。有一天他打電話讓我過去,當面跟我反復解釋改年齡的事。我的檔案年齡改大了將近兩歲。這件事我挺長時間想不通。最后給我核定的出生日期,事實上我老爹、老娘那時候還沒結婚呢,有他們的結婚證為證。老陳說是我當年的一份申請書日期出了問題。在年份上,字跡不清,有改動。按照政策,只能如此。這已經是最小的改動。我據理力爭。我上小學的年齡,我的畢業證書,我的身份證,等等。難道我四歲就上小學了?我不是神童,從來沒跳過級,跟大家一樣,挨個年級念完的書,一步沒落。大兩歲意味著將來我要提前兩年退休。工齡、漲工資、住房公積金等等都受影響,一直影響到退休收入。誰攤上都會有意見,沒有意見算不上正常人。我在人事處說話的聲音可能大了些,傳到門外面有人聽到了。人在激動之中,難免說話聲音大呀。年終選優時,老陳比前一年少了兩票。他會不會以為我沒投他票呢?我沒法解釋。投票是匿名的。越描越黑。再說還是兩票。如果是一票,我更說不清了。也許我曾在旁人面前流露過對他的意見,我記不得了,但我絕對不會在人家老娘去世的時候幸災樂禍。我眼睛花,沒看清楚,手滑了,點錯了贊。應該補救一下??墒?,怎么補救呢?最簡單、直接的辦法,也許就是到老陳的辦公室去,表示一下自己確實不知道,表達一下自己的哀悼之情。這是人之常情。我再怎么不圓滑、不世故,再怎么像別人說的書生氣,這點基本的人情世故還懂。

          回想起老齊看我的眼神兒。他也認為我對老陳有意見嗎?我知道的是,他可是確實對老陳有意見,這個全機關都知道。老齊年輕時當過知青,他想找機會再回農村,幾次主動申請下鄉扶貧,未果。老齊不光乙肝三陽,還有糖尿病,要打胰島素,很多年了。哪個單位能派這樣的病號去扶貧?他已經接近退休年齡,一直渴望再提一格。他現在是副處,再提一格,當上正處,虛職也行,退休待遇有提高呀。大概他一直認為,不同意他下鄉,包括至今沒能再提拔一格,是老陳在作怪。連我都明白癥結根本不可能在老陳,而在上面的頭兒。當局者迷,老齊糊涂了。但這種事情我怎么跟他交流?我跟他關系沒到這步。換位思考,當人事處長也不容易,有些事情,你堅持了原則,可能就得罪人。

          我去敲老陳辦公室的門。沒有人應答。門推不開。這樣的日子,老陳不可能來。

          打電話說這事,有點唐突,不合適。以后有機會再說。

          那天晚上回家,我跟兒子發了火。他房間里,亂七八糟。旅行箱敞著蓋子攤在門后,書本在床邊地下橫陳,襪子在筆記本電腦上睡覺。我能想象出他宿舍的樣子。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讓我發火的原因,不單因為他屋子里太亂,他的手機又壞了,嘟囔著跟他媽說要換手機。頭年考上大學,他剛換了新手機,這才半年,才回家不到十天,手機又壞了?就不能用了?頭天晚上不還好好的嗎?兒子說:“我睡著了,手機掉地上,碎屏了?!?/p>

          無名火拱著我,說話態度難免生硬:“打工吧,掙新的去!”

          連我自己都吃驚。我記不得在家里多長時間沒這么生硬地說過話了。我媳婦對外經常說我是暖男。我做家務,幫她干活。不抽煙,不喝酒。工資卡上交。兒子小時候,我陪他去補習班,一起琢磨數學題。業余有點時間,也就當個書蟲,看看書解悶。偶爾看電視,基本上看一會兒就關,不多費電。我跟家里人說話通常比較平和,很少發火。他們是我的媳婦和兒子,是我的親人,我跟他們發什么火?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好好說就是了。我媳婦在大學里當老師,是教哲學的副教授。副教授回家也買菜、做飯,跟一般的家庭主婦一樣,而且從不抱怨。我兒子學習成績優異,基本沒怎么花補課錢,輕松考上985大學。他們也算人堆里的尖子了,我有什么對他們不滿意的?媳婦目光中的困惑不解,兒子食不甘味的樣子,讓我有些后悔。

          但我不想馬上在他們面前示弱。

          晚上繼續一個人走北陵。

          我從外面回來時,媳婦笑呵呵遞給我一張白紙。上面寫著歪歪扭扭的字——居然是我兒子打的借條:

          本人不慎摔壞手機,對不起爸爸、媽媽。為保證通訊、聯絡以及看電子書需要,現向父母大人申請手機貸款叁仟元整,以本人信譽擔保,四年后本息一起償還……

          好吧,趁我不在家,兒子想出高招,既能換手機,也給我這個老爸下臺階的面子。我所謂的行或者不行,有什么意義嗎?工資卡本來也不在我手里。不過是大家都有臺階下而已。我媳婦是聰明女人,這招會不會是她給兒子指明的?我記得在哪兒看到一種說法,說男孩子的智商百分之百隨母親。這一對智商不低的母和子,我斗不過他們。作為回答,為了緩和緊張氣氛,我虛心向兒子請教:“如果我在別人的朋友圈點錯了贊,是不是可以撤回來?”我拿出手機,把讓我鬧心的那個贊找出來給他看。兒子不假思索,果斷告訴我:“超時,撤不回來了。當時發現是可以的,僅限兩分鐘之內?!?/p>

          好吧,我想說,我在家里偶爾態度強硬一點,也不是一點作用沒有。過了三天,晚飯桌上,兒子說他要出去當家教,給一個準備中考的初三學生講物理。我跟他開玩笑:“掙了錢,先把本金還給爹媽?!?/p>

          仿佛看見那娘兒倆會心一笑。

          我作視而不見狀。

          老陳上班了。我拿著年終考核表去他辦公室??己吮硐旅嬗幸槐緯?,書里有一個信封,里面是我的“心意”。按我最初的想法,我跟老陳說句話就行了。后來想了想不對。證明不是故意晚的誠意是什么?還是用錢表示吧。雖然老陳看起來還是挺清廉的,他孩子前年考上大學,并沒辦升學宴,別人表沒表示人情我不知道,我沒表示。反過來去年我兒子上大學,人家也不必表示。君子之交淡如水,這樣大家都輕松。但我不能總以清高標榜,好像我多么吝嗇,多么舍不得錢,多么不通人情。

          老陳看見我,臉上的表情是驚訝嗎?如果我沒記錯,這是我檔案被改動之后,第一次主動登他辦公室的門。我把信封遞給他:“陳處,您知道我不怎么看手機,技術不熟練,那天晚上稀里糊涂的,沒看清楚,對不起。您節哀。這是一點意思……”

          這是我背了一個晚上的臺詞。還行,沒結巴。

          老陳驚訝地看著我,一臉嚴肅:“謝謝你關心。心意我領了,這個絕對不行,這是原則問題!”

          他很嚴肅,很堅決。按照預先想好的,如果他推辭,我把信封放到他辦公桌上,轉身就走。但他摁住我的手,不讓我動,仍舊嚴肅地說:“你這錢我不能收。除了原則,也還有習俗,據說這種事情不能過后補的,如果我收了,對家里人不利。有這樣的說法?!?/p>

          有這樣的說法?老陳的話讓我愣住了。這說法出乎我意料,我沒考慮到這一層。我真的不懂。真有這樣的習俗?那下面該怎么講?事先沒想到這層啊。

          有人敲門。我只好把信封放進書里。老齊進來了。我對他笑笑,把考核表交給老陳,轉身離開。

          信封沒送出去,畢竟該說的話講了,我感覺自己辦完了一件事,心里輕松些。

          ……

        上一篇:黏膩故事

        下一篇:背包少年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