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新東北作家群”之文學遼軍——對林喦與省內作家系列對話的評議(四)
        來源:安勇的文學家園 | 作者:  時間: 2020-06-14

        排名不分先后,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依次為:

        陳昌平、劉嘉陵、劉慶、蘇蘭朵、宋長江、寧明、于永鐸


          陳昌平,1985年畢業于東北師大中文系,現為遼寧大學教師、《鴨綠江》主編。1984年開始小說創作并發表小說,作品為多家選刊轉載并進入多家選本與排行榜。曾獲得遼寧優秀青年作家獎、遼寧文學獎、《小說選刊》2003—2006年全國優秀中篇小說獎。出版中短篇小說集四部。

          劉嘉陵,沈陽人,文學碩士(中國古典文學專業明清小說研究方向)。插過隊,當過鄉村教師,譜過曲,開過機床,做過扶貧工作隊員。著作有《碩士生世界》《記憶鮮紅》《自由飛行器》《妙語天籟》《把我的世界給你》等?!队洃涻r紅》被列入清華大學“《中國近現代史綱要》課程學生閱讀書目”,《把我的世界給你》在遼寧文學館2018年“四季好書”評選活動中被評為“秋天好書”。

          劉慶,作家,曾任華商晨報社社長兼總編輯,主要作品有長篇小說《風過白榆》、《長勢喜人》、《唇典》,均首發于《收獲》雜志,并有中短篇小說集《信使》、《湖邊的夜晚》等多部作品,是六十年代后代表作家,曾獲長白山文藝獎、東北文學獎、吉林文學獎?!洞降洹酚芍袊≌f學會評定為2017年度長篇小說榜第一名,2018年7月獲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紅樓夢獎首獎。

          蘇蘭朵,滿族,一級作家,獲中國作家出版集團獎、《民族文學》年度詩歌獎、《北京文學》年度優秀作品獎、《長江文藝》年度小說獎、林語堂小說獎、遼寧文學獎等獎項,現主要從事小說創作,代表作品有中篇小說《尋找艾薇兒》《女丑》《詩經》《歌唱家》《雪鳳圖》等。

          宋長江,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主席團名譽成員,現任《滿族文學》雜志主編。著有小說集《靈魂有影》《或為拉布拉多而痛》《后七年之癢》。長江文藝出版社先后出版電子圖書《破解五小姨死亡之謎》等十部。曾獲第八屆遼寧文學獎。

          寧明,原空軍某部大校,特級飛行員,俄羅斯聯邦加加林空軍軍事學院畢業。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第六至八屆簽約作家。出版詩集《態度》、散文集《飛行者》等多部。被評為首屆中國十佳軍旅詩人,獲兩屆全國冰心散文獎,首屆中國屈原詩歌獎特別獎,兩屆遼寧文學獎,兩屆空軍藍天文藝獎,兩屆大連市“金蘋果”文藝優秀創作獎,六屆“大連市文藝界十位有影響的人物”和“大連市文藝界十件有影響的作品”獎。

          于永鐸,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及發表長篇小說《愛情后時代》《悲情東北》《跳舞者》《藍灣之上》,出版長篇報告文學《洛古河畔紅豆紅》《戰毒》。長篇小說《跳舞者》發表于《中國作家》雜志并獲大連市金蘋果長篇小說獎?!吨笩魹樽C》獲《中國作家》第五屆劍門關文學獎中篇小說獎。長篇小說《悲情東北》(原名《布爾什維克的女兒》)獲中國作家協會重點作品扶持;長篇小說《藍灣之上》獲遼寧省作家協會重點長篇小說扶持。中篇小說《馴馬師的無罪推理》獲第十屆遼寧文學獎。


        林喦與省內作家系列對話評議

          1、林喦的與省內作家對話系列已經做了九年,和省內50余位作家進行了交流,在省內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首先請您對林喦的對話系列做一總體評價好嗎?

          陳昌平這樣全面、系列地梳理、研究省內作家,幾十年來也是第一次。特點有三:第一,全面與系列,顯然是最大特色。省內老中青三代作家,甚少漏網;第二,深入。該系列每期都組織幾篇評論文章,從不同角度研究文本;第三,角度。林教授與作者的對話,其實是對作家寫作的一個回顧,尤其是使得作家有一個自傳式地自我分析。

          劉嘉陵我覺得這個對話系列做得非常好,無論對遼寧作家群體還是對每位作家個人,都會有很大的促進和提升作用。

          劉慶林喦教授訪談能持續這么多年,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長期關注一個地域的創作,碰撞作家們的所思所想,已經具備了地域文學的史學意義。

          蘇蘭朵我覺得這個對話系列非常有意義,為遼寧當代作家畫了一幅群像,有助于讀者和文學研究者了解當下遼寧文學創作的全貌。這件事以往少有人做,林喦以潤物無聲的耐心和嚴謹的治學態度為遼寧文學做了一件必將影響深遠的事情。

          宋長江這是一個系統工程,為遼寧文學做出了獨特貢獻。希望能夠堅持下去,打出品牌效應。

          寧明林嵒老師是一位有戰略眼光的文學評論家。他策劃并實施的與遼寧作家對話系列,是一項具有戰略意義的浩大工程。一是梳理了遼寧文學的創作隊伍。摸清了重要作家的家底,搞清了他們的創作方向;二是向外界推介了遼寧重點作家和重要作品。使作家和他們的作品在全國形成了具有強大沖擊力的重要影響;三是在遼寧作家中形成了導向效應。讓作家們尤其中青年作家有了更明確的目標感,有利于形成趕超的氛圍。

          于永鐸:林喦老師的對話系列透徹利落,把握作家作品的能力極強,往往與作家之間有著曲徑通幽的微妙關系,讓對話過程始終如飲烈酒般暢快。

          2、林喦的對話系列立足文本,探討文學,既關注到作家的成長,也剖析了作家的作品,在和林喦對話中,您最喜歡哪個問題?

          陳昌平我最喜歡的是對話這個環節。此環節逼使作家向內轉,研究與分析自己的創作緣起、心理成長與文學師承。這對作家非常有益,對讀者理解作家也很有裨益。

          劉嘉陵我更喜歡對具體的創作文本做內行式切磋的問答。

          劉慶林喦和我的訪談中,我認為是分了訪和談兩個部分,能夠感覺到他的大想法,一方面是記錄,一方面是研究,這就讓他的訪談更靈活,更真誠,更有創造性,他沒有許多批評家的刻板和先入為主,也沒有記者為獲得信息的傾力認同,是一種很有建設性的交流,和平等思維的碰撞和彼此激發。

          蘇蘭朵林喦教授問:當下的大眾文化消費,影視作品、短視頻、電子游戲占據了重頭戲,在這種情況下,你認為文學的空間會被無限的擠壓嗎?文學的獨特價值和意義在哪里?

          宋長江林喦先生不僅僅關注作家的成長和作品剖析,他總是能夠與當下文學現象緊密聯系,哪怕是微小的。比如,他問我連續出版兩部小說集為什么不找名家寫序甚至其中一部連個后記都沒有以及當下小說同質化問題、作家創作的數量與質量問題等等。

          寧明林嵒老師在設計對話時,頗具匠心,既感到對答親切,又很有學術價值。他是一個其誠地放下架子在做學問的人。他設置的所有話題,我都愿回答,都會暢所欲言。

          于永鐸:我最喜歡林喦老師提到的成熟問題,這個話題如果展開應該能做一個大的專題,作家的成熟與否和作品的成熟與否都在林老師的視線之內,這很讓人吃驚,也很迷人。

          3、您覺得林喦的對話對您有幫助嗎?若有,幫助何在?

          陳昌平評論家的文章,使我換個角度看待自己的作品。對話,更使我面向內心,梳理自己的創作。

          劉嘉陵幫助很大,首先,那讓我們重新審視自己的全部創作軌跡、長處和短板,做到了知己;其次是橫向間互相深入了解整個遼寧創作團隊,這又是知彼了。從前似乎早已知道,現在方知那樣的知己知彼還很粗淺,而且是陳舊未變的。

          蘇蘭朵肯定是有幫助的。比如,他在閱讀了我的作品后,把我的大部分小說歸類為社會問題小說。這是以往的評論者忽視的一個角度,我也是由于他的提出,才注意到了這一點。以往我的創作對于社會問題可能是有意無意關注的,那么,當他提出這個新的研究視角后,我會意識到這可能是我的特點,是我比較擅長的方面。在以后的創作過程中就會更加自覺地把這個方面寫得更深入。另外,他也是第一個提出我的有些作品主題有些,這讓我更多地思考自己的小說觀和價值觀,意識到在那些灰色地帶,作品的力量感尤其重要。

          宋長江當然有幫助。首先起到自我警惕作用,其次是自我反省。不知警惕、不知反省的作家,難以創作出具有獨特個性的小說。

          寧明與林嵒老師對話,收獲很多。重要的有兩點:一是開闊了視野,增強了對創作上的理性認知;二是強化了對自己創作上的思考與規劃。由無意識或淺意識創作逐漸向有意識創作過渡。

          于永鐸:當然有幫助了,對話前后的一段時間,我情不自禁地審視自己的作品,甚至是以一個陌生人的眼光在審視,我警惕過去的那個我,又要警惕即將出現的下一個。

          4、我們都知道《巴黎評論》的作家訪談,好多世界級作家都接受過他們的采訪,這幾年國內已經有合輯出版。您覺得與《巴黎評論》相比,林喦的對話還有哪些方面需要改進?

          陳昌平如果是全面與系列是對話的最大特征的話,那么,問題也出在這里。改開之后,人員流動劇烈,有些作家不好用地域來框定。同樣,有些跨文體寫作的作家,感覺還沒有涉及。還有一點,林教授作為一名學者,應該用學術的而不是作家協會的眼光來衡量作家。對一些成長中的作家,也許缺乏發現,也許也欠缺一點刺激吧?表揚多了,就像糖吃多了,是不是對身體也不好呢?

          劉嘉陵與世界范圍內的經典訪談相比,我們自然是晚輩后生,但相信會越來越好,終成遼寧文學研究的新興品牌。

          劉慶我們大可不必將林喦教授的訪談和《巴黎評論》去比較,形式和內容,還有訪談者和被訪者之間都沒有可比性,但我認為林喦的訪談完全可以起一個《渤海評論》的書名。我對林喦先生的建議是訪談的基礎上,持續跟蹤受訪者有價值的寫作,有一個回頭看和比較思想與創作的過程,這樣產生的效果本身就是創造了一種新文體,和新風尚,持續的關注和對變化的審視會有新的發現和新的意義。

          蘇蘭朵正像好的文學沒有唯一的標準一樣,好的作家訪談也沒有唯一的標準。林喦的訪談無需以《巴黎評論》為標準來談得失。如果非要說有什么建議的話,我覺得,或許多關注一些作家寫作之外的小事、瑣事,更能夠讓讀者窺見作家不為人知的內心世界。

          宋長江林喦先生應該有別與《巴黎評論》的作家訪談。不存在改進問題,訪談中不夠多的幽默感,應該保持和發揚。

          寧明林嵒老師的對話會越做越好。這一點,是肯定的。

          于永鐸:實在是抱歉,這個問題我無法回答,我還從來沒有思考過。

          5、如果讓您自己提問,還想回答哪些問題?并請作答。

          陳昌平與作家對話,這個環節略為雷同。需要針對不同的作家,設計不同的問題。就是說,問題更有針對性,會逼使作家說出甚至發現一些更尖銳的問題。

          劉嘉陵我這期的訪談多蒙林嵒團隊的尊重和耐心、反復切磋,最終敲定的都是我愿意回答的可以激活思維的好問題。

          蘇蘭朵我覺得這篇訪談把我當時最想說的話都說了。

          宋長江此一時彼一時,隨機想問的問題很多,一時不知從何問起。

          寧明與文學創作相關的作家生活,有利于讀者了解作家。這方面,林嵒老師已問到了。

          問:你還有什么想法?答:我想和林嵒老師喝酒,暢談!我們好久沒見面了。

          于永鐸:我想問,你還有動力繼續創作下去并且要完成你的夢想嗎?我想答,是的。

          6、林喦的作家對話系列與傳統意義的文學批評不同,采用了一種對話體的形式,您覺得這種形式怎么樣?是否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劉嘉陵我認為對話體形式非常好,完全可以取代那些過于沉悶、傳統、了無生氣的單一方的文學評論。文學評論從根本意義上講本來就該是評者和作者之間的對話,雙重的,而不應只是單一方的缺席審判背后頌揚。今天的所有文藝訪談節目(包括紙媒對話)都倍受歡迎,已經預示了對話體的發展前景。

          蘇蘭朵從普通讀者閱讀的角度來說,我覺得對話體比評論文章更生動,讓人感覺離作家更近,同時也更有閱讀趣味。如果我是普通讀者,可能更愿意閱讀訪談類的文章。它有閱讀的閑適感。對話體的受眾面肯定更廣一些,是一條值得繼續探索的道路。

          宋長江我個人不喜歡八股式評論。我主編的雜志《滿族文學》,把評論欄目改作評與說,是想為評論形式提供多種可能。包括對話訪談。

          于永鐸:確實如此,林喦老師的對話很有深度,而且,以對話的方式回顧作家的創作之路及創作思想,彼此之間很平等,表達出來的東西也相對準確一些。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堅定地堅持下去的形式。

          7、林喦在2012年提出了新東北作家群的概念,將東三省的50、60、70、80四代作家涵蓋其中。您覺得這個提法合理嗎?提出這個概念對東北作家群研究有意義和價值嗎?

          劉嘉陵新東北作家群的提法不錯,四個代的劃分也沒什么問題(當然允許有交叉,比如五、六十年代作家的共性),有助于更有針對性的深入研究。剩下的問題就是,遼寧的做完了,吉、黑那邊也得繼續做下去。

          蘇蘭朵新東北作家群值得作為一個概念提出。一方面,相對于蕭軍、蕭紅、舒群那一代東北作家群來說,這個提法對當下的東北作家是個激勵,東北風格的寫作需要傳承。東北作家不應該淹沒在同質化寫作的汪洋中,而應有不同于別處的東北味道。另一方面,新東北作家群也有別于蕭軍那一代東北作家,在風格上求新創新也是擺在當下東北作家面前的課題。我不是研究者,所以無法概括它在研究上的價值和意義。但作為寫作者,這個概念的提出會讓我反思自己的創作,繼而會促進我的創作。

          宋長江提法是否合理,并不重要,留給歷史檢驗。意義和價值,毫無疑問。

          于永鐸:我很認可林喦老師提出的新東北作家群的概念,也是這個概念的受益者。能提出這個概念并且一路踐行下來,確實很了不起,這其中付出的巨大的努力是能看得到的。我相信隨著時間的推移,意義和價值會更加凸顯。

          8、您覺得林喦對當代遼寧作家的研究,對講好遼寧故事,塑造遼寧形象,是否具有積極作用?

          劉嘉陵當然有積極作用了,這還用說?但問題是,遼寧作家不僅要講好遼寧故事,更要講好中國故事,我們的視野豈止囿于遼寧本土?

          劉慶對地域文學的關注和對地域文學的批評同樣重要,這是地域文學研究的兩個使命,而放大比較的作用之意義更是非凡,林喦教授的努力已經有了清晰的方向,有了很好的工作,值得每一個受訪者尊重、感謝和激勵。

          蘇蘭朵肯定有積極作用。寫出最真最美的東北,寫出東北味道,也就講好了遼寧故事。作家把故事講好就是對社會最好的回報。

          宋長江當然有。

          于永鐸:是的,這是一個了不起的工程。也絕對是重塑遼寧的形象工程。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