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張艷榮《繁花似錦》:好一個農村新人的譜系圖
        來源:2020年6月10日《文藝報》 | 作者:賀紹俊  時間: 2020-06-10

          ?本書是一部藝術地展示新時代中國鄉村社會決勝全面小康多彩畫卷的現實主義小說力作,入選2018年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扶持項目。作品以展示新時代農村面貌為切入點,回顧改革開放以來,得勝村逐步實現小康、生活繁花似錦的過程。作品充滿對黑土地的摯愛,描繪以范瀟典為代表的建設新農村“擺渡人”和以范博成為代表的新一代大學生黨員“接力者”在鄉村振興戰略的指引下,生態興農、科技興農,帶領群眾走上幸福路的經歷。小說描繪了農村脫貧致富的圖景,講述了扶貧干部“一張藍圖繪到底,一任接著一任干”的歷程,頌揚了時代發展中,“擺渡人”“接力者”敢于擔當、無私奉獻、吃苦耐勞、有勇有謀的精神,為實現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留下了珍貴的文學寫照。

        作者簡介: 張艷榮,中國作協會員,遼寧省作協理事。著有長篇小說《命令無情》《你用戰劍翻耕土地》《關東第一槍》,小說集《父親的山高母親的水長》等。

          張艷榮的長篇小說《繁花似錦》是寫新農村建設的,這個書名非常貼切地表現了新農村建設這一主題。新農村不就是栽種在鄉村廣袤土地上的繁花嗎?繁花似錦形象比喻了全國新農村建設的宏偉藍圖,而且它正在逐步成為今天的現實。張艷榮以遼寧盤錦的一個鄉村為背景,生動地描寫了這一令人欣慰的現實。

          新農村建設沒有統一的模式,它必須從實際出發,挖掘本地的優勢和潛力,因地適宜,才能將建設新農村的設想落到實處。張艷榮的新農村建設故事好就好在不是關在書房里想象出來的,而是從現實中采摘出來的。張艷榮筆下的鄉村屬于遼寧的中南部,我雖然沒去過這里的鄉村,但我知道那里的盤錦大米和濕地河蟹都是名聲在外的精美食物。張艷榮所寫的新農村建設就是緊緊抓住這兩件地域之寶做文章的。比如推廣新品種水稻、認養稻田、與大公司合作就地建造稻米加工廠、稻田養蟹、開發生態園林、發展鄉村旅游業,等等,這些項目都是小說中的得勝村正在做的事情,每一項都與得勝村的地域條件和傳統有關,因此張艷榮寫起來活靈活現,我們讀起來也覺得真實可信。

          當然不是說有了這兩寶就可以建成新農村,對于得勝村來說,他們的成功是幾代人接力奮斗的結果,同時也是全社會共同支持的結果。張艷榮為了透徹地寫出這一點,便將視線拉向歷史縱深,她從40年前的得勝村寫起,讓我們與得勝村的村民們一起重新走一遍40年求富求變的歷程,由此我們也看到,今天的新農村建設是歷史發展的必然結果。張艷榮在回望鄉村歷史時也許意識到,中國農村的求新求變,不是農民憑著個人奮斗能解決問題的,中國農民命運的改變必須建立在集體和時代的基礎之上。村子是最基層的集體,它是所有村民的組合,也是所有村民的依靠。一個村子能不能有所發展和變化,有沒有一個好領導是關鍵。因此張艷榮重點寫了三代村長。第一代是老拐,第二代是老拐的非親生兒子范瀟典,第三代是范瀟典的兒子范博成。這三代村長有一個共同特點,他們都熱愛自己的家鄉,一心要為得勝村謀福利。盡管老拐愛占點小便宜,但他想得更多的還是“為父老鄉親做點事”。小說用筆最多的是第二代的范瀟典。這是一個典型的新人形象,他成長于改革開放時代,一路努力追隨時代潮流,他繼承了農民吃苦耐勞的傳統,又從時代進步中獲取了寬廣的胸懷。他把自己的全部心血都傾注在帶領得勝村民發家致富上。對于這樣一個文學新人的塑造,張艷榮不僅給他涂上亮麗的理想主義色彩,而且采取嚴格的現實主義手法。她既寫了范瀟典所做的一切都是從得勝村的實際出發,又寫了他并不是一蹴而就取得成功的,小說充分描寫了范瀟典遭遇的挫折,這些挫折非常真實地反映了農村的現實。事實上,盡管后來范瀟典不當村長了,但得勝村后來所進行的新農村建設基本上都是在他所做的一切的基礎上進行的。范瀟典就像是一位歷史的擺渡人,他的實踐告訴人們:農村改革開放40年就是尋求新農村建設道路的40年,過去我們在農村的一切努力都是在為今天的新農村建設鋪路,得勝村最值得人們驕傲的地方,就是他們鋪了一條特別平坦和寬敞的路。這也是范瀟典這一個文學新人形象的閃光點。范博成作為第三代的村長有著鮮明的新時代特征,他大學畢業,掌握了現代科技知識,并成為了政府部門的年輕干部,他是作為組織任命的“第一書記”被派駐到得勝村的,盡管他不像自己的父輩們那樣固守在得勝村這塊土地上,但他仍然會像父輩們那樣為這塊土地揮灑汗水的,因為他把自己的事業和理想寄寓在了這塊土地上。范博成體現了農村新人的未來走向。他們打通了城鄉之間的界限,也把農村的發展融入到全社會的現代化建設之中。從老拐到范瀟典再到范博成,這是張艷榮為我們提供的一個農村新人譜系圖,通過這個譜系圖,小說清晰地展現了農民命運的演變史,和農村新人的心靈蛻變史。

          小說還寫到當年來到得勝村的一批知識青年。但張艷榮并沒有按我們熟悉的知青文學路子來處理,因為她不是要通過知青來進行歷史審視的,她將知青作為一種嵌入到鄉村文化的符號來講述故事,知青攜著城市文化信息為得勝村打開了一扇窗口。小說重點寫了秋叮叮、周鐵鐵和趙松三位知青,他們回城后仍懷念得勝村的日子,保持著與得勝村村民的來往。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為得勝村的變革奉獻一份力量。秋叮叮在大學學習農業科學,后來專門為得勝村培育了優良的稻種;周鐵鐵是一家糧食大公司的負責人,他與得勝村合作辦起了稻米加工廠;趙松在北京成了著名的媒體人,他幫助得勝村開發了現代的生態旅游業。知青的幾條情節線匯合起來,表達了一個共同的意思:新農村的建設還需要知識下鄉。

          小說還有一個重要人物是臭三,一開始出現時還是一個6歲的小女孩。張艷榮選擇這個小女孩作為主要敘述人,顯然是為了方便將自己的童年記憶和生活體驗移植到小女孩的身上,這樣的敘述方式使得故事帶有濃厚的主觀情感色彩。40年前,知青帶來的毛茸茸的玩具兔子,啟迪了臭三幼小的心靈,她從此知道了在得勝村外面還有更多的美好與神奇,“詩與遠方”也在她的心里生根發芽。她后來走出了得勝村,成為省電視臺的編導,但她永遠不會忘記自己的家鄉,家鄉也有她取之不盡的創作源泉。當她回到家鄉時,那里的一草一木都會喚起她溫馨的記憶??梢哉f,寫臭三的童年和少年時代的生活是小說中最生動感人的部分,其主要原因就在于這一部分的書寫浸透了作家的個人情感和體驗。也許這還證明了一個道理,新農村建設不僅需要知識下鄉,也需要情感下鄉。只有人們懷著最真摯的情感,才會真正將新農村建設當成自己的事情來做,作家寫作又何嘗不是這樣呢?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