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李記什錦小菜(節選)
        來源:2020年6期《北京文學》 | 作者:周建新  時間: 2020-06-10

          1

          芒種時節,遼東灣的海風強硬地吹著,吹進了醬菜廠的破大院。

          院子里,人頭攢動,兩伙人對峙著,誰也不肯退讓。一伙來自鎮里,鎮長陳升坐鎮,派出所長和司法助理助陣,推土機殿后,泰山壓頂之勢。另一伙是群腌菜工,背靠腌菜池子,粗壯的胳膊鐵鏈子般挽在一起,師傅李堿蓬居中,眼睛盯著推土機,背水一戰。

          對峙成了僵局,沒人妥協。

          太陽越升越高,白霧拱出腌菜池子上的秫秸斗篷,裊裊擴散,院里的腥咸味更濃了,熏得太陽都結了一層鹽痂,蒼白地照射著。

          僵持得這么久,海風都吹煩了,鎮長陳升怎能不煩,多大個屁事兒,腥味熏天,招得蠅蟲滿天飛的幾個腌菜池子都碰不得,鎮政府的顏面何在?權威何在?

          歸根到底,陳鎮長天天摔打在基層,有斗爭經驗,曉之以理不好使,強制執行還欠點兒火候,那就喻之以利。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新東家孫利別藏著掖著了,趕快過來,醬菜廠改制,這個大院歸你了,鎮政府都替你打工呢,別烏龜頭總縮著,一百多萬買下的,你就肯撂荒?

          大老板孫利轉戰商場好幾十年,最會計算得失,早成了商界精英,大腹便便不假,裝的是一肚子算盤珠子,哪兒多哪兒少他再清楚不過了。收購集體資產,他練得比狐貍還精,利益調整,就是矛盾的風口浪尖,他才不駕船出海呢,讓政府打先鋒,風頭過去就可以坐收漁利了。

          收購鎮里的醬菜廠,最大的障礙就是老師傅李堿蓬,廠子的創辦者是他們家的老祖宗,小菜的種植、腌菜的配方都在李家的手中,孫利不想得罪這個老師傅。得罪李堿蓬和他的徒弟們,就是和自己的明天過不去,買下鎮里的醬菜廠,需要干活的人,特別是會腌咸菜的。他還要建設一座現代化的醬菜廠,生產規模翻上一千倍,沒人怎能行?

          鎮長陳升不是善茬,他在電話里直截了當沖孫利吼,我這兒風高浪急,你卻穩坐釣魚臺,再敢躲貓貓,我讓你一百萬打水漂。

          這話太有震懾力了,孫利來得比坐直升機還快,顯然在附近盯著呢。名揚天下的醬菜廠,商機無限,煮熟的鴨子不能飛,老婆丟了也不能丟廠子。眼下,鎮長與李堿蓬形成水火,逼得他必須有所取舍,只能豁出去李堿蓬了。再說了,腌咸菜么,以后就用流水線了,老經驗不一定都管用,那么一大幫徒弟呢,還頂不上一個諸葛亮?

          商人孫利,不會像鎮長那樣強硬,有錢能使鬼推磨,能不得罪人,盡量不得罪人。他以開工資為由,端著花名冊來現場點名,誰過來提前預領高出原來一倍的工資。若是怕錢咬手,就意味著此處不留爺,土豆搬家,滾球吧。

          簡單的一招兒,無須強拆的氣勢,也無須推土機的嚇唬,李堿蓬隊伍的銅墻鐵壁開始松動。兩倍的工資呀,誰舍得下這么好的差事?到底是新老板有氣魄。既然新老板不覺得老池子有多重要,死犟著跟隨師傅保池子,有啥意義?惹爹媽也不能惹老板,養家糊口得靠老板。他們先是瞻前顧后地左右瞅幾眼,隨后胳膊便一個接一個地松懈下來,最終圍向了領工資的簽名簿。李堿蓬的聯盟就這樣輕而易舉地土崩瓦解了。

          時機成熟,鎮長下令,強制執行,推土機徐徐開動。

          李堿蓬額頭青筋暴起,操起腌菜池子旁的鐵鍬,高高地舉過頭頂,撲向人群。推土機的司機本來就猶豫,見此景,立刻熄火。強制上來的人群看著李堿蓬眼里噴血,一副玩命的樣子,嚇成了受驚的兔子,生怕腦袋撞在鐵鍬上,就連派出所長也不例外,他沒帶槍,也怕鐵鍬。

          鎮長被閃成了孤家寡人,直接成了李堿蓬的發飆目標,他嚇傻了,呆呆地等著鐵鍬落下,腦袋搬家。

          出了人命,再有理也是犯罪。

          女兒百合穿過人群,風一樣跑過來,伸出纖纖細手,抱住父親青筋暴起的胳膊,輕輕地在耳邊吹了句,我媽咋辦?李堿蓬被念咒一般,立定不動了,百合輕松地摘下了那把閃著寒光的鐵鍬。

          這一刻,連天上的太陽都松了口氣。

          驚魂未定的陳鎮長,面對天使般掉下來的百合,一時手足無措,呆呆地瞅鐵鍬的眼睛變成了呆呆地瞅百合,只是眼里少了驚恐,多了劫后余生的溫情。

          難怪鎮長眼里的暖意來得那么快,百合確實耐看,典型的黑牡丹,鴨蛋臉兒黝黑發亮,杏眼佛鼻四方嘴,尤其是比臉還黑的長睫毛,忽閃忽閃的,多沉重的心扉都能被打開。陳升還沒有升華到仙,他也是人,直面相視,怦然心動,強拆的欲望頓時矮下了一截兒。

          百合未曾開口,笑出了一排雪白的牙,她給陳鎮長鞠個躬,勸他別生氣,忙替父親道歉,說她父親只瞅得見咸菜,見不到大勢所趨,若有長遠眼光,不也當鎮長了?別跟他一般見識。

          放下鐵鍬的李堿蓬,并沒放下憤怒,尤其聽到女兒對鎮長的奉承,怒火重燃,迸發出一句國罵,震天動地,回蕩在整個硝鹽鍋村。那句國罵,直至幾年后,陳升升任了縣長,到村里視察,人們還嬉皮笑臉地重溫,弄得陳縣長的臉一赤一紅。

          那一刻,百合仿佛沒有聽到父親的國罵,繼續哄著陳鎮長,咸菜池子是父親的命根子,強行拆了,他肯定接受不了,給我一天時間,我保證能說服父親,拆遷的事兒,不勞鎮長大駕,晚上我帶人來拆,拆不完,明天再讓推土機來平,行不?

          看著百合滿臉的真誠,陳鎮長不好意思說不行,也不愿意草草收場,畢竟挨了罵,又差一點挨一鐵鍬。百合說,您是父母官兒,孩子犯了錯,父母哪有不原諒的?

          陳鎮長被弄得哭笑不得,好在百合鋪了個臺階,他可以借坡下驢,只是虎著臉說,我要的是結果。

          百合說了句,沒問題,當場簽下免費拆遷腌菜池子的保證書,如果不能如期完成,承擔所有后果。寫完,她還舉過頭頂,讓所有人看,還把保證書交給了鎮司法助理保管。

          一片云彩就這樣散了,人群亂哄哄地離開,醬菜廠空無一人,寂寞地等待著壽終正寢。

          鎮長是最后走的,海風中,百合聽到,鎮長對陪在身邊的派出所長狠狠地說了句,你等著。

          2

          醬菜廠就在海邊兒,天天享受著海浪的輕拍,廠子通往村子的路,鋪滿了細碎的蛤蜊皮。硝鹽鍋村的人喜歡把吃空了的蛤蜊皮扔在路上,長年累月,海邊的爛泥路變得越來越干爽白凈而又有彈性,踩上的感覺超過紅地毯,特別舒服。

          走在這條小路上的李堿蓬,并沒有因此舒服下來,他的心像堵了塊水泥,把整個渤海的水都澆給他,也澆不開那塊心結。百合成了膏藥,粘在父親的胳膊上,甩都甩不掉。她邊走邊撫父親的胸脯,想方設法讓海風把父親肚里的怒氣捎走。

          父親罵著鎮長,王八羔子操的,那幾個腌菜池子,是康熙初年挖出來的,蝦油浸了三百多年,海泥都浸出了小菜味兒,康熙、乾隆、道光、咸豐,哪個皇帝不挑剔?誰嫌咱家的腌菜池子臟了?鎮長卻說臟,不但賣了,還要毀掉。

          百合糾正,不是咱家的腌菜池子,是鎮里的、集體的。

          父親說,鎮里的?那池子是咱李家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傳到了你爺爺……對對,公私合營了,鎮里的。說到這里,父親長嘆一聲,不是鎮里的,也傳不下去了,誰讓我絕戶了呢?

          百合生氣了,立定不走了,她說,我不是你生的?

          父親擺擺手,他可以嬌女兒、慣女兒,可這個獨生女早晚要嫁人,成了別家人,傳不了李家的香火。

          百合說,就算你再生了個兒子,也不一定比我強,好女頂三郎,今天我就讓你看場好戲,咱立馬去買十幾口大皮缸……

          女兒的話還沒說完,李堿蓬眼睛突然一亮,拍了腦門,猛然醒悟,閨女答應鎮長自己動手拆遷,原來不單單是為了緩和矛盾,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罵著自己糊涂,醬菜廠不重要,池子不重要,康熙乾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池子底下淤積的蝦泥,那是儲藏了三百多年的精華,也是李家腌的小菜的獨門絕技,只是別人不懂得罷了,以為李堿蓬的鬧僅僅是反對改制而已。

          憋了一肚子的怨氣,被女兒一下子疏導開了,郁結的塊壘像夏日的洪水,一泄入海,李堿蓬頓感身輕氣爽,閨女真是貼心的小棉襖,老池子沒了,蝦泥再埋了,他真的會憋出病來,沒準和老伴一樣,得上肝癌。

          穿過街巷,進了家門,李堿蓬看到,老伴的臉黑里透黃,過了小滿,還戴著帽子,遮掩化療后的光頭。此時,她正趴在炕沿上,褪出屁股,給自己扎嗎啡,錯過了時辰,疼痛會立刻彌漫全身,她會無法忍受,恨不得用鋤桿把壞透了的肝頂出身體,別再遭這份兒罪??匆姼概诉M了屋,她提上褲子,對李堿蓬說,讓我走吧。

          百合沒聽懂,問,去哪兒?

          母親的眼光跳出窗外,望向遠處的一道山巒。那道山脈叫小虹螺山,從海邊橫跨遼西走廊,行走三十多里,就到了小虹螺山。山坳里的一面陽坡,靜臥著一片墳頭,那是李家的祖塋,接二連三地埋著給一代代皇上腌過咸菜的人。

          想說的話,都在眼神里,百合突然明白了,她說,又出新藥了,媽,你的病能治。

          母親搖著頭,媽的心病沒人能治。

          媽的心病就是李家的心病,把醬菜廠盤回來,重新姓李。前些年,鎮里沒有別的產業,像窮人家看老母雞下蛋般,看著醬菜廠的利稅,好給鎮干部發獎金,幫鎮政府養敬老院,修海浪損毀的碼頭?,F在鎮里終于松口了,允許改制,母親卻是病來如山倒,治療肝癌花掉了近百萬的積蓄,原本衣食無憂的李家,重歸一無所有,睜眼看著醬菜廠歸了別人。

          母親悲觀地說自己,作孽了。

          百合并不悲觀,哪怕母親能多活一天,她也沒白努力。再說了,母親有兩手絕活,她還沒學會呢,一是種菜,二是切菜。

          鎮里醬菜廠的廠長不知換了多少茬,有的當了副鎮長,有的改任村支書,不換的只有李家夫婦,李堿蓬負責腌菜,母親負責種植各種小得不能再小的小菜。

          醬菜廠的主打產品叫什錦小菜,由十樣特殊的小菜組合而成,是清朝的皇帝們最愛吃的那種,名兒也是乾隆爺起的。當年乾隆爺沿遼西走廊回盛京祭祖,吃慣了雞鴨魚肉的乾隆,得了厭食癥,駐蹕錦州府時,忽然想起進貢給爺爺康熙帝的小菜。反正硝鹽鍋村離錦州府不算太遠,乾隆爺心血來潮,快馬加鞭微服私訪,嘗到李家小菜之后,頓感清爽,飯量大增,欣然留下題聯:名震塞外九百里,味壓江南十三樓。橫批:什錦小菜。事后,錦州巡撫派人叩頭索字,李家才知道,家里來了皇上。巡撫辦事很講究,找工匠把皇上的字做成了門楣,敲鑼打鼓地送到李家。

          什錦小菜說起來容易,吃起來鮮爽,做起來可不那么簡單,上百道工序呢,一毫也不能差。貨走天下,德行千里,這是李家老祖宗定下的規矩,人死了不怕,還有下一輩,一代一代往下傳。

          這么多年,兩口子看家虎一般守著什錦小菜,咸了淡了,長了短了,老了嫩了,鮮了陳了,差一點就要吼。尤其是李堿蓬,比老牛還執拗,無論誰當廠長,都不讓染指腌菜池子,生怕有人瞎指揮,壞了規矩,那是他和徒弟們的世界。

          正是因為李堿蓬的苛刻,小菜的產量總也上不來,徒弟們按部就班,各守各的池子,死板得一成不變,所以,從沒出過差池。天天如此,表面看,腌菜就這么簡簡單單,沒啥技術含量。

          只有百合知道,就像平如鏡面的大海,不動聲色的下面卻是各種生物的絞合,各種暗流的交匯。同樣,什錦小菜的各種原料的配比,各種火候的把握,千差萬別,一時不慎,便會走味。嘴糙的,當就飯吃的菜,無所謂;嘴刁的,品出的味兒不對,肯定扔進垃圾桶。

          對于父親的手藝,百合從來沒覬覦過,她在沈農大念書,學的是土壤栽培,大四了,她的就業方向是考進哪個研究所,當個有學問的人就夠了。恰巧家里有各種各樣的菜田,有祖傳的小菜種子,都是她的研究方向,還能邊實習邊照顧母親。

          今天的偶發事件,突然讓她改變了主意,反正鎮里的醬菜廠改制了,父親本事再強,新的醬菜廠也不可能留他。沒有機會再腌小菜,父親肯定會抓心撓肝地難受,與其被動地等待痛苦,還不如主動出擊,她瞬間作出決定,和父親一道,靠十幾口大缸,幫父親找回尊嚴,為李家祖先恢復榮譽。

          于是,她催促父親,馬不停蹄地出去買缸,買得越多越好。

          父親前腿走,百合背著母親下了地。家里的地很分散,高崗、坡地、下洼地都有,需要繞很多圈兒。百合走得并不累,病了三年多,母親只剩下皮包骨,快瘦沒了。家里的地種的不是莊稼,是各種特殊蔬菜,腌菜專用的,按生長習性的不同,種在不同的地塊。

          比如地螺,有爍石的沙土地才好,地薄和缺水限制了地螺生長,才會是小巧玲瓏。比如小黃瓜,喜水喜肥,不想讓它們長大,靠鹽堿和密植,結得又多又小,所以適合洼地。比如豇豆,愛生蟲子,又不能打藥,種在院子里最好,從開花起,看住蛾子和蝴蝶,晚上掛滅蛾燈,白天不讓它們落,還得先用大水催長,然后突然斷水,旱它幾天,豇豆就會又細又長,不能長粗。最為講究的是芹菜,什錦小菜,芹菜為君,最好是立秋后的,頂著露珠去掐,不能掐芯,也不能掐外層的老莖,一棵芹菜只能取中間的那兩根不老不嫩的莖。

          地里的這些菜,有的剛冒芽,有的剛種上,母親閉著眼睛,趴在百合的背上,似乎覺得滿地綠意蔥蔥,一宗宗一件件地講各種小菜的特性和妙處,比農大的教授講得透徹,直至累得喘不上氣來,還沒忘強調,這些小菜都不許打藥。

          回家的路上,百合這才告訴母親,父親出去買皮缸的真正用途,李家因禍得福,光宗耀祖的日子不遠了,她讓媽好好活下去,許多好消息等著她呢,不能那么著急地去那個地方,否則列祖列宗會失望的。

          母親的眼淚打濕了百合的脊背。

          回到家中,母親躺在炕上,還在叮囑百合,摘黃瓜要頂花帶刺的,從冒芽到長成,只有兩個多時辰,黃瓜不能攥,也不能捏,得用手心捧著。小黃瓜僅有寸把長,小拇指粗,摘下時,不能硬擰,也不能留蒂,更不能用金屬觸碰,最好是把指甲留長,用指甲掐斷。給黃瓜除草時,不能傷根,傷了根的黃瓜苦,腌出的是硬芯兒。

          百合一向認為,什錦小菜好吃,那是父親的功勞,靠調蝦油,調鹽鹵,增添鮮味兒,沒有想到,小菜的種植,也需要這么精細??礃幼?,天下不可多得的好東西,都是來之不易。畢竟身在農大,百合懂得母親的甘苦。小菜之所以叫小菜,奇妙之處在于菜長得小巧,除了選好種子,采摘的時機特別重要。

          母親的身體日漸枯萎,今后菜怎么種,怎么蒔弄,怎么采摘,全指望百合了。自然,小菜也可以采購,可誰能保證不施化肥、不打農藥?既然大皮缸能把蝦泥搬回家中,那就意味著,李家做的小菜又將是獨一無二,興奮讓母親的疼痛化成了麻木。

          歇息了一會兒,母親接著喚百合,她還沒教會女兒怎么下刀切苤藍呢,她要看著百合親自操刀,告訴百合,苤藍要切成菱形,薄厚大小需要完全一致,誤差不能超過一毫米。

          說完這些,母親累得渾身虛汗,氣喘吁吁,再也說不動了??蛇@僅僅是小菜種植表面上的事情,還有許多經驗,還沒傳授給女兒呢,她要堅強地活下去,不能把本事帶進小虹螺山的李家祖墳。

          百合心疼母親,來日方長,不能一下子講這么多。然而,母親卻覺得來日不多,即使再虛弱,也是不吐不快。

          這時,已夕陽西下,百合有些神不守舍了,她不斷地瞅著窗外,看父親把大皮缸拉回來沒有。她承諾,今晚把露天的老腌菜池子拆掉,一旦大皮缸買不到,她不去拆,鎮長也會帶推土機強拆,三百年的蝦泥就會毀于一旦了。

          沒有蝦泥,小菜種得再好,能有什么意義?

          百合實在擔心,父親買不到大皮缸,這個時代,傳統的老物件,消失得比晚霞還快。塑料桶又輕又薄又結實,想要多大就能做到多大,誰還用又粗又笨又重的缸?大皮缸是泥燒的,原理和腌菜池子差不多,既有密封性又不缺滲透性,既能承接陽光雨露,又能保持日月的精華,蝦泥保存在這種容器中才不會變質,這是她和父親心照不宣的共識。

          正在擔憂之時,父親的電話打了進來,到醬菜廠了,等她呢。

          百合喜上眉梢。

          ……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