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班宇:父輩的落差感折射到我身上,反映到我筆下
        來源:中華讀書報 | 作者:丁楊  時間: 2020-06-09

        ?

        丁楊/攝

          《冬泳》中的小說從頭到尾是一條長長的鎖鏈,我希望《逍遙游》中的作品是一條大河,有狹窄的地方,也有寬闊的地方,水流過寬闊,又流到狹窄。

          第二本小說集《逍遙游》上市前,作家班宇在豆瓣網上貼了一篇創作談,這篇題為《鼓手與圣徒》的文章或多或少能流露一些關于這本新書的情緒和線索?!跺羞b游》中收入七篇小說,這些篇目與他的第一本書《冬泳》中的篇目在寫作時間上有交叉。他這幾年寫作狀態頗佳,可選用以結集的作品不少,“之所以選擇這些篇目,是我在重讀時,覺得它們尚能信任,有些韌性,不止于虛飾,即便當時的情緒無法重置,也愿意再次投入進去,仿佛非如此不可”。他在《逍遙游》的創作談中這樣寫道。

        《逍遙游》,班宇著,春風文藝出版社2020年5月第一版,58.00元

          班宇2016年才開始寫小說,將近兩年前出版的《冬泳》為他帶來評論界的認同,讀者的支持,以及一系列不同文學獎的肯定。這本書的影響力已然超出文學范疇,銷量遠超坊間純文學小說集的常規市場表現。與《冬泳》中的七篇小說在題材、語感、結構上的相對一致不同,《逍遙游》中的作品在上述方面有較大差別。其中的《逍遙游》《渠潮》延續著《冬泳》中的寫實主義,在準確的時代印記下,用生動的對話、細節推動情節發展——身患重病的女子與相依為命的父親間的微妙關系,工廠年輕學徒在兄弟服刑、父親失蹤重壓下的無望愛情,等等。這些艱難度日的人們頑強而鮮活,勾描并充實著他“東北”“變遷”“大時代”“小人物”的寫作維度。而《蟻人》《山脈》《安妮》,在敘事方式與結構設計上“任性而為”,某些情境洋溢超現實氣息——養螞蟻的男人眼中的螞蟻“爬來爬去,步履匆忙,像是不斷運動著的文字,正在試著組合成一篇文章”,虛擬的作家與不存在的作品被煞有介事的評論、日記、書摘、訪談證明著存在……這些文字意味著班宇在小說寫作上的探索勇氣以及更多可能性。

          前不久,班宇在北京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采訪。他很健談,思路發散,文學意味濃厚的語言經由他的東北口音說出來具有天然的詩意與幽默感。他對創作狀態有理性認識,對文學不乏獨到見地,對未來的寫作規劃務實而清晰。他不拒絕理由充分的誘惑和變化,也能心安理得享受在沈陽上班、友聚、居家、寫作的生活。熱愛音樂的他告訴本報記者,連續十年他保持著每年聽三百張新唱片的紀錄。至于偶爾“出圈”乃至獲邀參加那次衣香鬢影的時尚晚宴,他笑著說,沒打算經歷點什么就急著寫到小說里,“我也不是菲茨杰拉德,這樣的事兒,經歷一下挺好玩,感恩有這樣的機會”。

          中華讀書報:你的上一本書《冬泳》中的幾篇小說共性更多,而這本《逍遙游》中的幾篇作品反差比較大。這兩本書中的小說在寫作時間上實際是交叉的,具體篇目是如何確定的?

          班宇:《冬泳》中最晚完成的一篇是2017年底寫的《冬泳》,在此之前,我寫完了《逍遙游》這本中的《渠潮》,是《逍遙游》中最早完成的一篇?!跺羞b游》中的其他篇目是2018、2019年寫的。

          兩本書中的篇目是我自己選定的,但也是我和責任編輯(羅)丹妮碰撞的結果。她覺得,作為一個新作者,《冬泳》是我的第一本書,如果書中的小說能給大家稍微明確點的印象會更好。我當時還在繼續寫,陸續替換掉最初選定的篇目。等我寫完《冬泳》這一篇,就感覺,嗯,這本書的主題可以確立起來了,就安排好從《盤錦豹子》這一篇開始,讓讀者快速進入到我的小說語境里。

          中華讀書報:據說《冬泳》中的篇目你是照著唱片專輯曲目排列的方式來安排的?

          班宇:對,《逍遙游》中的篇目選擇排列也是這樣。我有更多的小說篇目可選,為什么在書中選這些篇目?為什么這么排列?是希望作品之間有起伏。如果說《冬泳》中的小說從頭到尾是一條長長的鎖鏈,我希望《逍遙游》中的作品是一條大河,有狹窄的地方,也有寬闊的地方,水流過寬闊,又流到狹窄。

          中華讀書報:這本新書中的《蟻人》《山脈》《安妮》等作品從題材到寫法特別是小說氣質和語言感覺上和你之前的作品還是有些不同的,這幾篇的寫作時間離現在比較近,應該體現了你現階段在寫作上的變化吧?

          班宇:這幾篇確實是我寫作上的一點探索?!断伻恕肪褪窍雽憘€不那么寫實、精神分析式的作品,在敘述中,人物的所有想象與自己完全合一。人們想要尋求一點日常之外的東西,于是養螞蟻,既跟現實接軌,又是日常之外,從某一層面折射人物的某些精神特質?!栋材荨穭t是想表達人和人之間那種無法相互理解的隔閡。

          中華讀書報;《逍遙游》《渠潮》這些小說中,那些在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過渡的年代,面對困境的人們,顯得隨遇而安,甚至有些平靜。

          班宇:你這里“困境”這個詞用得特別好。其實我想表現的是,東北是經歷過大變遷的,人們的生活也確實經歷了變故,卻并沒有窮途末路,每個人都活得特別頑強。東北的城市規劃曾經很嚴謹,一座城市按照一種或幾種工業門類來規劃建設,身在其中的人們被這種規劃鼓舞,覺得只要做好本職工作就OK了,什么都不用愁。等到后來,特別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到千禧年前后,進入一個大環境變遷的時代,大家的安穩心態在一點點被“蠶食”。如果說這是困境,那也是所有東北人都要面對的困境。但東北人又先天有頑強的、樂觀的精神,總覺得一定有辦法解決這些問題。

          中華讀書報:所以你筆下這些人物的生活哲學并非來自你作為作者的立場,而是那些人本來如此。

          班宇:對呀,你看到一個人面對變故,就突然沉默起來,但你不會覺得他活不下去。我有個同學的爸爸和我爸是同一個廠子的,他爸比我爸早幾年下崗。下崗后就在一個自行車棚子下打了兩個月麻將,突然有一天,他說,我走了啊。就一個人背著包袱去外地工地打工了。其實,那兩個月他不是單純地消遣,而是在想下一步該怎么辦。

          再有,東北人當時的心理落差某種意義上是跟既往的自己比較所產生的,而不是像今天這樣,跟其他地方橫向比較才覺得有落差。上一代東北人的這種落差感會折射到下一代身上,比如說鄭執(沈陽作家)、雙雪濤(沈陽作家)、董寶石(東北說唱歌手),這些八零后創作者都會或多或少在作品中流露出這樣的落差感。

          中華讀書報:《逍遙游》中最后一篇《山脈》是難以描述也不好歸類的作品,形式上相當“反小說”,不過讀了之后我覺得這也許是你這本書中傾注最多個人情感的一篇?

          班宇:你的這個判斷非常對。這篇小說就是一個裝置,我把情感的一部分復制到這個裝置里。對我來說,一篇小說中哪怕有一點點碎片般的真心,也是很珍貴的?!渡矫}》這篇小說中,作者“班宇”其實是虛構出來的形象,甚至小說中提到的同名小說《山脈》也是不存在的,我只是用文本來證明它的存在,進而“組裝”出一部不存在的小說來。

          中華讀書報:我比較感興趣你接下來的寫作,是更多像《山脈》這樣的實驗性作品,還是繼續寫《逍遙游》這樣的寫實作品呢?

          班宇:我現在是這樣平衡自己的寫作的,寫一篇所謂“先鋒實驗”的作品,就會再寫一篇現實主義的。我用這樣的方式來平衡寫作狀態,調動起寫作的欲望。如果沒有熱情,我不想為了寫作而寫作。我就想辦法從小說的形式入手,再想想如何把我的情感和想法融入到形式之中。

          中華讀書報:作為作家,觀察生活、捕捉細節并將這些融在作品中是基本要求,我好奇的是,你將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沈陽寫得如此傳神、準確,只是靠你的記憶嗎?

          班宇:我小說中的大部分細節就是源自我的記憶,不只是我自己的記憶,也有別人的記憶。比如我父母在講述這些記憶時,會忽然流露出某個細節,我覺得這個細節也許在某個故事中起著相對重要的作用,就會把它記錄下來,用在作品中。這種細節和標志性事件,會把讀者帶入到小說內部的狀態。我特別想在我的小說中呈現的是,句子和句子之間互相拽著,而不是零散、漫漶的狀態。在敘事過程中,我要用這樣的方式緊緊地把讀者拽住,我們一起往前走。

          中華讀書報:2016年之前,你沒寫過小說。幾年下來你在小說創作上的成績有目共睹,不過你開始寫小說時已經有一定的社會閱歷和工作經歷,寫評論,從事的也是文字工作,這樣看來,即使并非刻意,你在寫小說之前也還是在許多方面做了很多年的準備。

          班宇:算是吧,除了你說的這些,還包括我之前的閱讀。之前的寫作雖然大多與音樂有關,但我讀的主要還是小說。寫評論是在解釋別人的作品,要把這樣的寫作拉到自己的情感范疇始終有那么一點困難。后來,我覺得寫評論這種方式滿足不了我的表達愿望,我需要靠寫虛構作品來承載,畢竟小說寫作完全是我自己的作品。

          我當時想,樂評、球評、美食等專欄文章我都寫過,就是沒寫過小說。寫小說這件事是塊硬骨頭,我想啃一啃,試試看能不能寫好。當然了,音樂對我的影響一直特別大,我會在寫小說的時候注重敘事的節奏感,不僅是語言的節奏,也包括段落和段落之間的節奏,我的小說里有些段落看上去比較長,但讀起來因為有節奏感,并不困難。

          中華讀書報:截止到目前,感覺寫小說這件事帶給你更多的還是樂趣,沒有什么勉強。

          班宇:不太勉強,哪怕是寫作中的痛苦,比如有些地方寫不下去了,那也是一種樂趣。我對寫作看得沒那么重,如果我沒有什么可寫的,那就先不寫。不一定非得是,今年我必須發表三部作品,或者明年我必須發四部作品。我想要的寫作狀態就是不斷創生、不斷繁殖。勉強的寫作會讓我疲憊,會把自己迅速耗盡。

          中華讀書報:雖然我不認為寫小說一定要以寫長篇為最高標準,但即使寫短篇的門羅得了諾獎,也還是沒能完全扭轉坊間對于長篇小說的執念。你有沒有寫長篇的計劃?

          班宇;如果要拿出來一部長篇,至少水準上得過得了自己這關。寫長篇需要更多熱身,準備得更充分,特別是結構上。寫短篇,結構還是比較容易掌控的。長篇的結構要有種種考量。接下來我可能也會有寫長篇的嘗試,試著去做吧。目前為止還不明確。

        国产a级毛片在线播放
          1. <code id="m7oeu"><em id="m7oeu"><sub id="m7oeu"></sub></em></code>

            <del id="m7oeu"></del>
          2. <center id="m7oeu"></center>
          3. <code id="m7oeu"></code>
            <code id="m7oeu"></code>
            贊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