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裸交真人全过程

<pre id="g9vq4"></pre>
  • <p id="g9vq4"></p>
    <tr id="g9vq4"></tr>
    <td id="g9vq4"><option id="g9vq4"></option></td><p id="g9vq4"></p>
    <p id="g9vq4"></p>
      遼寧作家網原網站入口
      “新東北作家群”之文學遼軍——對林喦與省內作家系列對話的評議(二)
      來源: 安勇的文字家園 | 作者:  時間: 2020-06-08

      ?排名不分先后,從左到右,從上到下依次為:

      周建新、白雪生、薛濤、李見心、力歌、張艷榮、王文軍

        

        作家簡介

        周建新,男,滿族,1963年冬月生于遼寧興城。著有長篇小說《大戶人家》《血色預言》《老灘》《王的背影》《錦西衛》、中短篇小說集《分裂的村莊》《平安稻谷》等十余部。在《當代》《十月》《北京文學》等文學期刊發表中短小說百余篇。作品多次被《小說月報》《小說選刊》《新華文摘》等轉載,多次入選年度文學選本。曾獲得過全國“駿馬獎”、百花文學獎等?,F供職于遼寧省作家協會。

        白雪生,錦州市文聯原主席現任遼寧省劇協副主席國家一級作家,系中國作協、劇協、視協、音協、曲協會員,遼寧省文聯委員,遼寧省作家協會理事等,從事文學創作研究。其作品話劇《張鳴岐》獲中央“五個一工程”獎;連續廣播劇《追尋綠洲》連獲中央、省“五個一工程獎”和優秀廣播劇獎;30集電視評書《遼沈戰役》獲全國電視文藝“星光獎”一等獎,長篇電視劇《解放前》獲得遼寧省委精品工程獎。歌舞劇《大遼西》獲得政府文華獎等,以及多首歌詞、駢賦獲得國內各種獎項。

        薛濤,一級作家,遼寧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遼寧文學館館長。出版有《小城池》《九月的冰河》《砂粒與星塵》等作品,曾獲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宋慶齡兒童文學獎、臺灣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等。多部作品被譯介到日本、韓國、老撾、俄羅斯、美國、伊朗等國。

        李見心,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遼寧省作家協會理事,第八屆遼寧文學獎,全國十佳詩人獎等。出版過詩集《初吻獻給誰》《比火焰更高》《李見心詩歌》《五瓣丁香》《重新羞澀》,長篇小說《心靈捕手》《有字天書》。

        力歌,本名張力,曾用筆名力哥,年生于遼寧錦州?,F為遼寧鐵道職業技術學院校志(信訪)辦主任,錦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一級作家。工科教授,從事??庉嫼臀膶W創作工作。1988年開始寫作,在《人民文學》《青年文學》《當代》《中國作家》《十月》等報刊上發表中短篇小說400萬字,《小說月報》《中篇小說選刊》《中華文學選刊》《作品與爭鳴》等報刊選本曾選載收錄中、短篇小說數十篇,著有長篇小說《世紀大提速》《大案追蹤》《官殤》《鐵老大命運》、小說集《兩個人的車站》《家在遠方》等七本,紀實文學集《罪惡檔案》等,獲遼寧文學獎及國內各種文學獎勵十余次。中篇小說《大站》和短篇小說《兩個人的車站》分別入選《2004年度中篇小說》和《2006年度短篇小說》。

        張艷榮,國家一級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遼寧作家協會理事,遼寧作協簽約作家,魯迅文學院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學員。盤錦市作家協會副主席,現在遼寧盤錦市文化館工作。中篇小說《父親的山高母親的水長》獲遼寧文學獎;中短篇小說《父親情深母親意濃》和《對峙》分別獲《解放軍文藝》優秀作品獎;多次獲小說文學獎。小說轉載《新華文摘》《小說月報》《作品與爭鳴》《海外文摘》等。長篇小說著有《命令無情》《特務》《你用戰劍翻耕土地》《跟著團長上戰場》《關東第一槍》,小說集《父親的山高母親的水長》等。2018年入選中國作協定點深入生活作家。部分小說改編拍攝為院線電影和電視劇。

        王文軍,遼寧朝陽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作品見于《人民文學》《詩刊》《中國作家》《作家文摘》《文藝報》等諸多報刊,著有詩集三部,部分作品被翻譯成英、俄、日、韓等文字,曾獲中國詩人獎、遼寧文學獎、海燕詩歌獎等獎項。詩歌入選100多部選集、文摘、年鑒、排行榜、年度選本。

        

      林喦“與省內作家系列對話”評議(二)


        1、林喦的與省內作家對話系列已經做了九年,和省內50余位作家進行了交流,在省內產生了一定的影響,首先請您對林喦的對話系列做一總體評價好嗎?

        周建新林喦的對話影響很大。通過對話,他第一個對全省作家進行了系統分析。他對老藤、孫春平、孫惠芬、李鐵、刁斗、于曉威、津子圍、陳昌平、蘇蘭朵、張魯鐳,包括最近對班宇的分析,都是非常到位的。具體地說,首先,他通過文本細讀,對作家創作風格和脈絡的形成有較為清晰和準確的判斷和剖析。其次,他把遼寧文學的特征進行了全面分析。同屬新東北作家群,遼、吉、黑作家是不同的,他讓我們看到遼寧作家的特征。再有,他對遼寧作家在全國文壇地位有較為清晰的定位和判斷。

        白雪生這是一部類似以主持人訪談的方式,對活躍于當代的新東北作家群體的整體掃描。其顯著特征就是主編林喦仿佛一根絲線,串聯起整個東北作家這一特殊方陣,采用面對面心靈對話的形式,讓作家敞開心扉,展示了他們獨一無二的人生態度和文學生涯,織就了一張縱橫交錯的網絡。通過這一文化網絡,讓人們借助作家所擁有的文學高度,分享其心靈底蘊,共同思考時代關注的話題,體味一個更為深遠的文學世界。
        薛濤這個對話非常接地氣,這是指林嵒老師立足于遼寧本土作家,為深入研究地方文學創作做了踏踏實實的工作。這個工作涵蓋面廣泛,并且很有深度,也有新意。
        李見心文壇大音,遼海升維。思想花香,賄賂永恒。
        力歌利用學術平臺推薦遼寧作家,推廣作家作品,進行學術交流,在社會和學術圈內有著廣泛的影響。
        張艷榮林喦老師與省內作家對話系列做了九年,并與50余位作家進行了訪談,付出了一定的時間、精力和辛苦。做一件事能堅持9年之久,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這件事并做出了特點,做出了風格,做出了文學某一個領域的氣質和方向標。我首先表示感謝,能成為這40余位作家之一,也深感榮幸。林喦老師的訪談,是對被訪談作家作品的系統精心梳理和高度分解和分析。猶如讓被訪談作家,稍停下創作急促的腳步,驀然回首,看見不一樣的風光,同時也看見不一樣的自己。林喦老師具有學者的博學,林喦老師的訪談,關注文學作品的藝術性和審美取向,在充分了解了作者文學創作歷程和文學作品特點的基礎上,進行文學問題的理論批評和闡述其文學作品美學價值。
        王文軍:與林嵒的對話于我個人而講是一個敞開心扉的過程,在坦蕩的交流中又引領你上升,他的對話會引領你靈魂和精神的成長,很巧秒,是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的一個過程。他的談話系列我都讀過,每一個談話里都有學者的風度、智者的深度、朋友的溫度。

        2、林喦的對話系列“立足文本,探討文學”,既關注到作家的成長,也剖析了作家的作品,在和林喦對話中,您最喜歡哪個問題?
        周建新他的問題都很好。我都很喜歡。我從和林喦的對話中找到了快樂,找到了共同話題,和他對話很愉悅。
        白雪生在我們的對話中,林喦尖銳地提出:恕我直言,國內許多重大歷史題材文藝作品,包括不久前播出的電視作品,還是文獻價值大于藝術價值,社會學意義大于美學意義。當然造成這種現狀,問題很復雜。在這方面,你的《遼沈戰役》有意從潛在案臼中超拔出來,從形式到內容都走了創新的路子。
        薛濤我有一部作品,主人公叫滿山,林嵒老師的兒子也叫滿山。所以我和他都是滿山之父。當我倆以這個切入點開始對話時,我倆滿臉堆笑。這個話題我最喜歡,它讓我歡喜。
        李見心最后一個問題,問的最專業,它關乎一首詩的誕生和秘密。伽達默爾認為,一切話語都是橋,同時也是墻。作為一個成熟的詩人,你在搭建與拆解的勞動中,是如何前行的?在詩歌創作中,你認為語言和思維哪個更重要?感覺和經驗哪個更重要?
        力歌兩個方面兼而有之,作家的作品往往反映出作家的成長過程。
        張艷榮在和林喦對話中,我最喜歡他問的這個問題:“你在小說創作上,總有自己的突破,短、中、長都涉獵,同時,除了軍旅題材,你也涉足了諜戰和匪事,不斷在開拓者“大軍旅題材”寫作,我想,這好像對你也是一個挑戰,長篇諜戰小說《特務》洋洋灑灑近40萬字,在諜戰小說,影視劇層出不窮的時期,創作諜戰理論上是有風險的,但你的這部小說把戰爭作為了背景,把諜戰和愛情柔和在一起,開啟了“諜戰+愛情”的新模式”。單從這個問題字面上看,林喦評論家知我、懂我的小說。單從一部小說來講,因為在未做訪談的時候,我們已經針對《特務》這部長篇小說進行了討論、溝通和建議。我驚嘆于林喦老師的閱讀力、記憶力和執著力。特別對于寫作者來說,寫出的作品能有人細致地閱讀,這是對寫作者莫大的鼓勵。等我們再回過頭來進行這個訪談對話時,也就倍感熟知、親切和深入思想了。
        王文軍:我最喜歡他問的現實與文學中互為沖突又和諧共存的問題。他沒和你對話時,你是糾結的,和你對話時,他以他四兩拔千斤的綿柔力量,幫你理順了、緩解了。而你也是在和他對話的過程中,塊壘全消、風煙俱凈。他問的問題是幫你解疑釋惑的,他問了、你答了,然后就知道怎么辦了。有些什么你是不自知的,他是站在一個高度而又以平角和你對視對話的,讓你通過作品重新認知自已,重新認知的自已重新審視自已的作品時,是一個新生的過程。

        3、您覺得林喦的對話對您有幫助嗎?若有,幫助何在?

        周建新作家需要共鳴,尤其需要與高明讀者的共鳴。林喦善于找到和作家的共鳴點,他對作家很了解,所以交流過程讓人很愉悅。幫助有下面幾點,一是他對我的作品進行了文化梳理,讓我意識到了我小說里蘊含的地域文化特征;二是他的對話把感性和理性有機地融合在一起,讓我對自己的作品有了一次理性判斷和思考。和他對話有一種同頻共振的愉悅。三是他的對話讓我對自己的創作進行了一次回顧和自身比較,對自己的作品以及創作走向有了更清晰的認識。

        白雪生在以往反映遼沈戰役題材中都是選擇單向度的教科書式唯一視角:宣傳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偉大勝利。所以在電視評書《遼沈戰役》中,即突破了這一題材的傳統敘事束縛,采用“三說一評”的四個視角,而在此基礎上創作,受到國內各級業內部門關注的長篇電視劇《解放前》,就更是把正面戰場的軍事斗爭置于歷史背景,把過去反映軍事沖突為主轉為以隱蔽戰線的地下斗爭為主;將以往的國共內戰都是以寫“打”為主,轉為以寫“和”為主。特別是有別于十七年的取材于同類題材的影片《兵臨城下》,在時代精神、思想層面、現代審美標準等方面達到更高占位。

        林喦作為問題提到:在一定意義上說,寫好英雄人物,決定著中國當代文學的思想藝術質量,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精神標識,是主流意識形態在文學中的重要體現。于是,從當年的《張鳴岐》的創作,也在一定創作指導意義上,助推了我時下創作的長篇電視劇《解放前》的創作實踐,比較深入地探索了塑造的主旋律的英雄形象。借以講好中國故事。
        薛濤他認真讀了我很多作品,幫助我梳理了創作的脈絡。當一條清晰的脈絡擺在我面前,我分明看見了創作的方向。
        李見心有。他幫我以鳥瞰又審細的姿態疏通了多年來創作中的積習和漏洞,使我能跳出自己的舒適區,抵達更陌生澄明的境界。
        力歌對本人在文學圈子內制造出了影響,也幫助了個人創作能力的提高。
        張艷榮林喦老師的對話對我有幫助。很喜歡這種文學探討形式的對話,也很珍惜這樣一個表現文學的形式,別具一格。
        王文軍:不但有,而且是巨大的。他的對話最大的好處是他不讓你有任何壓力就化解了你最大的壓力。譬如他不作任何優劣的評敘,但他對生活與文學的獨到見解和認知,會讓你從一個很逼仄很窘迫的地方離暗出明。

        4、我們都知道《巴黎評論》的作家訪談,好多世界級作家都接受過他們的采訪,這幾年國內已經有合輯出版。您覺得與《巴黎評論》相比,林喦的對話還有哪些方面需要改進?
        周建新這個不好對比。如果說有什么建議,我覺得林教授對詩歌、散文關注度有點低。另外,我還希望他多做些和評論家的對話。遼寧的評論家陣容非常整齊,水準也相當高,尤其是大學評論家隊伍建設很完備,有必要進行系統研究。我覺得評論家和評論家之間更容易擦出火花來,對話的水準也會更高。
        白雪生作家訪談是美國著名文學雜志《巴黎評論》最持久也最著名的特色。自一九五三年創刊號中的E.M.福斯特訪談至今,《巴黎評論》一期不落地刊登當代最偉大的作家長篇訪談,最初冠以“小說的藝術”之名,逐漸擴展到“詩歌的藝術”、“批評的藝術”等,迄今已達三百篇以上,囊括了二十世紀下半葉至今世界文壇幾乎所有最重要的作家。作家訪談已然成為《巴黎評論》的招牌,同時樹立了訪談這一特殊文體的典范。所以,我們的“林喦訪談”,很好發揚了這一文體特色,與此相比,也許我們面對的作家對象,更多得有潛力的發展中的作家,鑒于此,則更可以采取跟蹤式訪談,對一些作家,不見得就是一次采訪定終身,可以根據他的文學發展,逐年不斷地跟進,可以更能有針對性發現問題,更能形成特色。
        薛濤我不了解《巴黎評論》。林嵒的對話不須改進,只須繼續,便是最好的改進。
        李見心引導作家更真實地吐露物哀幽玄。
        力歌我沒看過也不知道《巴黎評論》,但我估計這與林喦的對話是一脈相承的,要說改進的話,應該增加體量,這樣可以通過對話更加全面深入地了解作家的創作心路和寫作意圖。
        張艷榮林喦的對話如果需要改進,只能是林喦自己想要改進,否則聽取了太多別人的改進意見,那就不叫林喦對話了。失去了特質,那樣,豈不是成了別人的對話了。
        王文軍:《巴黎評論》也并不是那么完美的,東西方文化的不同造成了價值觀與發語觀的不同?!栋屠柙u論》犀利而中的,但有時血淋淋的讓你不敢正視現實和自己的內心,非黑即白,但理想主義更希望有一條灰色地帶,也就是溫和精神,這樣才不至于更逼仄。而林嵒老師就處在這個溫和帶上,這是我需要的。但從個人的私心上講,我希望他黑化一些,因為有些撕烈不是毀掉是重生,因為我更想借助他重生的力量。

        5、如果讓您自己提問,還想回答哪些問題?并請作答。
        周建新林喦做學問很扎實,在對話時,他會啟發作家自己提出問題,并且抓住問題和作家展開互動。他的問題都很好,和他溝通很愉悅,我沒有什么需要補充的。
        白雪生在與批評家林喦的對話中,限于篇幅,沒有就屬于主旋律重大題材范疇的影視劇,作為“新國劇”的創新實踐突圍,作為宏大敘事的“新立意”,從而在歷史劇創作中努力攀登“新高峰”,這幾個方面,做出比較深入的解讀。
      薛濤創作的動力來自哪里?有多大比例來自生命的追問、靈魂的拷問,靈感的捶打?
        李見心有沒有被忽視,自己卻非常滿意的一首詩?有。是《越走越輕》。我一直信奉一首詩主義,偏愛用一首詩把人世滄桑一貫到底。我感覺這首詩做到了。經典的例子是博爾赫斯的《一生》,葉芝的《當你老了》,米沃什的《禮物》。這個我沒想過,因為我也沒有林喦先生那種對話技巧和能力,也許會形成“雞對鴨說”的那種局面。
        力歌這個我沒想過,因為我也沒有林喦先生那種對話技巧和能力,也許會形成“雞對鴨說”的那種局面。
        張艷榮如果讓我自己提問,沒有想回答的問題了,即使有也期待、留給以后吧。從小說的角度來說,好像問題不宜回答的太透徹吧,若隱若現。
        王文軍:詩歌是什么,詩歌寫什么,詩歌做什么。

        6、林喦的作家對話系列與傳統意義的文學批評不同,采用了一種對話體的形式,您覺得這種形式怎么樣?是否具有廣闊的發展空間。
        周建新林喦首先是一個優秀的讀者,然后才是一個評論家。他是集作家、讀者、評論家為一身的對話者。評論家和作家是兩種思維方式,多數評論家是拿作家說事,而不是拿作品說事,林喦則成功將兩者融合在一起。他這種對話形式很好。
        白雪生這種與作家面對面的心靈對話,最大好處就是:不裝!大有開拓、發展空間。
        李見心很好,對話就是思維的碰撞,思想的對沖,有時會產生意想不到的火花和啟示,有無限繽紛的可能。
        力歌這種對話平易近人(讀者),容易讓人接受,最好擴大推上成為全國評論界的品牌,加以發展提高。


        7、林喦在2012年提出了新東北作家群的概念,將東三省的50、60、70、80四代作家涵蓋其中。您覺得這個提法合理嗎?提出這個概念對東北作家群研究有意義和價值嗎?
        周建新林喦提出新東北作家群這個概念,是符合遼寧文學發展趨勢和特征的。我們都知道老的東北作家群,新世紀以來,新東北作家群也形成了規模,但我們一直缺少一個系統的梳理。作為遼寧文壇來講,50、60、70、80甚至90后作家已經全面崛起。尤其是對于小說創作而言。值得深思的是,新東北作家群的概念雖然有了,但目前還缺少一個啟動的力量,如何在東三省范圍內共同推出,還需要認真思索。比如說,從鐵西三劍客往出推,我覺得就是一個很好的突破口。再有一點,要對幾代作家進行全面系統的研究,形成一個較為理性的概念,把東北作家群的創作特點、風格、優勢和文化背景等元素探究出來,也就是說,要深入發掘新東北作家群這個概念的內涵。
        白雪生其實,當年的東北作家群,是以表現同一的東北抗戰題材,出身于同一個區域的作家群體。限于時代所限,究竟給中國文學史產生多大的文學影響,尚難確論。而這次林喦提出的這一概念,若假以時日,對于推動東北作家的創作,對于促進東北作家的研究,對于東北文學隊伍的建設等方面,相信在中國當代文學史上,必有影響。
        李見心挺合理!一切文學始于地理。地緣文學像地緣政治經濟一樣靠譜。這對于“冷處偏佳,別有根芽”的東北作家群更具有集束轟炸和代際識別。

        力歌本來就有這種提法,不是什么問題,落到東北作家群,更具有研究意義和價值。

        8、您覺得林喦對當代遼寧作家的研究,對“講好遼寧故事,塑造遼寧形象”,是否具有積極作用?
        周建新遼寧作家都是以講述遼寧故事為主的,我們省作協在工作報告中提出過河海江土四種味道這個概念,這四種味道就是遼寧文學的形象。從這個角度上講,林喦的每一個對話都對“講好遼寧故事,塑造遼寧形象”具有推動作用。
        白雪生當然,塑造文學遼寧的積極作用,無可置疑。建議對于一個動態的不斷前進著的遼寧作家群體,僅有一次性的關注、一次性的訪談是不夠的。應該過一段時間后,可以再訪、三訪、四訪,必能形成一種影響廣遠的文學現象。
        李見心當然積極了。讓故事講的更有文學性,先鋒性,典型性。讓形象更鮮明立體生動。妙筆雕刻,活色生香。
        力歌當然!

      男女裸交真人全过程
      <pre id="g9vq4"></pre>
    1. <p id="g9vq4"></p>
      <tr id="g9vq4"></tr>
      <td id="g9vq4"><option id="g9vq4"></option></td><p id="g9vq4"></p>
      <p id="g9vq4"></p>
        贊1